标签列表
网站首页 / 看相 / 正文

心理学家的科学看相:高手对决,鹿死谁手,还是得看脸

发布时间:2021-03-09 08:43:08      浏览:32

世界就是一个江湖,江湖就那么大,是高手总会相遇。在这个看脸的世界,高手对决,成败还和脸宽不宽有关。

近年来,心理学家开始努力研究看面相。科学看面相,不是看脸白不白,下巴尖不尖,五官细不细。

心理学家看的是脸部宽高比,具体来说,是脸上左右颧骨之间的宽度,和上眼皮最高点到上嘴唇最高点之间距离的比值。

注意这儿说的是比值,跟脸大小没关系。马云看起来脸不大,宽高比可不小,高达2.51,是计算过的所有CEO中最大的。

吐槽一下,计算脸部宽高比时需要正面无表情照,找一张马云的无表情照难度好大。

作为白宫的现任主人,唐纳德.特朗普(Donald Trump)天赋异禀,脸部宽高比达到了惊人的2.19,在历任美国总统中排名第二位,仅次于1929-1933年在位的赫伯特.胡佛总统(Herbert Hoover)。

同样来自于共和党的胡佛总统,脸部宽高比达到了不可思议的2.30。作为对照,备受尊重的林肯总统,这一指标为1.93。

脸部宽高比承载有重要的信息,它同睾丸酮分泌的水平显著相关。

心理学家卡门.勒夫瑞(Carmen Lefevre)、盖瑞.路易斯(Gary Lewis)、大卫.普瑞特(David Perrett),以及拉斯.彭科(Lars Penke)的研究表明:男性脸部宽高比越大,睾丸酮越旺盛。

睾丸酮有什么用?

两个字,搞事,用专业词汇来说,叫做有强烈的成就动机。

睾丸酮是男性原始欲望的生理基础。睾丸酮旺盛的男人,内心张狂,野性十足,渴望征服,一心要攀最险峻的山峰,成最恢弘的事业。这些欲望,都不加掩饰地写在一张宽脸上。

盖瑞.路易斯、卡门.勒夫瑞,以及蒂莫西.贝特斯(Timothy Bates)计算了历任美国总统的脸部宽高比,发现脸部宽高比越大的总统,成就动机就越强,两者的相关性高达0.58。

胡佛就特能搞事。他在竞选时对选民描绘说“美国比任何时候都接近消除贫困……让每家锅里都有一只在煮的嫩鸡,车房中都有两辆车”。成功上位后,他不顾幕僚团队的反对,执意签署《斯姆特·霍利关税法》,将2000多种农产品的进口关税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,导致报复性关税战,美国的进口和出口双双暴跌超过50%,最终引发了三十年代的全球大萧条。

自恋神功

超标睾丸酮赋予宽脸男人异于常人的精神能量,为了随心所欲地控制和使用这些能量,他需要修炼一套内功,让能量为己所用,不被反噬。

在古希腊神话中,有位叫纳西斯的(Narcisssus)美少年,一天在森林里打猎时,发现一片清澈的湖水,在低头饮水时,看到了自己在水中的影子,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倒影,因此不吃不喝,神魂颠倒,最终倒在了湖边,化身为一株金黄娇艳的水仙花。

宽脸男人心中往往也有一片怒放的水仙花田:这种源自古希腊神话的自恋神功,他已修炼到第九重,到达了随心所欲收发自如的最高境界。霸气随时外泄。

滨州州立大学教授阿瑞吉特.切特基(Arijit Chatterjee)和唐纳德.哈姆瑞克(Donald Hambrick)研究了上百位大公司CEO后发现,CEO自恋水平会外在反映在一些客观指标上。只要观察这些外在指标,不需要借助于传统心理测试,也能估算出一位CEO的自恋功力有多强。

在他们所使用的指标中,其中一项是在公司年报中CEO个人照片的凸显程度,分成四个等级:个人独照且尺寸超过半页,得4分;个人独照且尺寸小于半页,得3分;与其他高管合照,得2分;照片中没有CEO或者没有照片,得1分。

从一些宽脸男人的推特头像上,可以看到他们在这个指标上妥妥的满分,比如,社交媒体的头像是满格大头照。说话永远是第一人称单数(I / me / my / myself / mine),很少使用第一人称复数(we / us / our / ourselves / ours),这是反映CEO自恋程度的另外一个核心指标:三句话不离自己。

这样的行为完美体现了自恋的四条口诀:我是中心、我永远正确,我是大人物,关注我不要停。

超级自恋的宽脸男人有时候会认为自己永远正确,任何言论,只要他觉得可以是对的,就能信誓旦旦地大声说出来。自恋神功修炼到一定层级之后,就需要持续的关注和荣耀来维持功力,因此会不停地刷存在感,否则就坐卧不安。

心理学家贾斯汀.凯瑞(Justin Carre)、切瑞.麦可米克(Cheryl McCormick)、和凯瑟琳.蒙德拉克(Catherine Mondloch)的研究表明,脸部宽高比同攻击行为显著相关,看脸是推测男性攻击倾向的一种可靠手段。在她们的实验中,观众仅仅在14英寸的显示器上观看男性的面部照片,就可以准确估算出他们的攻击性。

有一些男人的大宽脸上,洒满了睾丸酮带来的攻击欲。他们在自恋神功的指引下,将矛头对准他认为妨碍了他的人,不管这个人是谁。

谦逊真经

在成就动机方面,任正非脸部宽高比也达到了2.29,是男人中的另一架超级战斗机。

他用谦逊来管理汹涌澎湃的内心激情。

在欧怡(Amy Ou)和徐淑英(Annie Tsui)等学者的研究中,CEO的谦逊包括六个方面的修炼:自知之明、认可他人、反思学习、心中无我,追求卓越、自我升华。在这六个方面,任正非已经打通任督二脉。

1968年,任正非从重庆建筑工程大学毕业,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基建工程兵,一直干了14年,期间有多项发明创造,尤其是在辽阳化纤厂技术引进项目中,研制出空气压力天平,两次填补国家科技空白。

然而,由于出身问题,他直到1983年退伍,都没有获得过军衔和荣誉,只因担任研究所副所长,享受了技术副团级的待遇。

对此,他回忆说:“在我领导的集体中,战士们立三等功、二等功、集体二等功,几乎每年都大批涌出,而唯独我这个领导者,从未受过嘉奖……我习惯了不得奖的平静生活,这也是对我今天不争荣誉的心理素质的培养。”

一个宽脸男人,在年富力强的14年时间里,没有受到过荣誉的滋养,他的内心,也因此被埋下了谦逊的种子。

任正非有大企业家难得的自知之明,对自己的能力和作用有清晰的认识,在多个场合讲到:“在时代前面,我越来越不懂技术、越来越不懂财务、半懂不懂管理。从事组织建设成了我后来的追求,如何组织起千军万马,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难题……我就懂一桶桨糊,将这桶浆糊倒在华为人身上,将15万人黏在一起,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地努力。”

企业家做企业到一定程度,就会面临二者谁大的问题。很多企业家把企业变成了服务个人目标的工具,企业目标让位于个人对财富、地位、荣誉的追求。谦逊的企业家则努力进入无我状态,个人目标让位于企业发展,建立起公司治理制度,接受制度的约束,为企业做牛做马。对此,任正非如是说:“管理就像长江一样,我们修好堤坝,让水在里面自由流,管它晚上流,白天流。晚上我睡觉,但水还自动流。水流到海里面,蒸发成空气,雪落在喜马拉雅山,又化成水,流到长江,长江又流到海,海水又蒸发。这样循环搞多了以后,它就忘了一个还在岸上喊‘逝者如斯夫’的人,一个‘圣者’。它忘了这个‘圣者’,只管自己流。这个‘圣者’是谁?就是企业家。”

宽脸男人的宽脸效应能否产生效果,取决于团队对于他的认知发散度高低。

CEO对决,是两军相遇,不是两个混混在街头打架斗殴,结果并不单纯取决于个人的战力,更多要看部属团队的表现。

伊莱恩.王(Elaine Wong)、玛格瑞特.奥梅斯通(Margaret Ormiston)和米切尔.哈斯哈恩(Michael Haselhuhn)研究了在1996到2002年期间,财富500强公司CEO的脸部宽高比对于公司绩效的影响,发现:

CEO脸部宽高比显著影响公司资产利润率指标,具体来说,CEO脸部宽高比每增加0.1个单位,资产利润率平均可以提升9.92%!

CEO的脸越宽,给公司赚钱的能力越强。脸有多宽,就是CEO个人战力有多强。

然而,并不是在所有公司,宽脸CEO都能够产生这种效应,这取决于公司高管团队的一个特征:认知发散度,反映了高管团队在多大程度上能跟上CEO的节奏,跟CEO保持步调一致。

认知发散度高的高管团队对CEO心存疑虑,习惯于用模糊形容词(如:可能、大概、好像)来表达想法;而认知发散度低的高管团队中,高管们与CEO齐心协力,习惯用确定形容词(如:不遗余力、毫无疑问、势不可挡)来表达想法。

宽脸CEO对公司绩效的促进效应只在高管团队认知发散度低的时候成立。当高管团队认知发散度低时,CEO脸部宽高比每增加0.1个单位,资产利润率平均可以提升26.06%!而当高管团队认知发散度高时,CEO脸部宽高比对于公司资产利润率指标没有显著的影响。

用图来展示就是下面这幅,其中ROA指资产利润率,WHR指面部宽高比,实线代表高管团队认知发散度高的情况,虚线代表高管团队认知发散度低的情况。

CEO谦逊会降低高管团队的认知发散度,而自恋会放大高管团队的认知发散度。

欧怡、大卫.瓦德曼(David Waldman)和苏姗内.彼得森(Suzanne Peterson)的研究发现,当CEO表现出谦逊行为时,高管团队成员更可能共享愿景、开展合作,分享信息,联合决策,从而使得团队的认知发散度降低。

作者:张新安(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教授)

编辑:姜澎

本文地址:https://vocku.net/rozmiary/66.html
欢迎评论或表达您的观点